贝鲁特“广岛时刻”之祸:漏水货船、欠薪老板和故障的官僚机器

admin 国际 2020-09-13

当地时间8月4日傍晚6点左右,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港口仓库区发生巨大爆炸,截至目前,已造成至少135人死亡,5000多人受伤,约30万人流离失所。

当地时间2020年8月4日,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发生大规模爆炸,造成严重破坏,数英里外的窗户被震碎。人民视觉 图

如蘑菇云一般的爆炸景象震撼了全球媒体。经历了长期内战,对爆炸、空袭已经“见怪不怪”的很多当地人也无法接受如此惨痛的国家灾难。贝鲁特省长马尔万·阿布德在现场讲话时不禁哽咽哭泣,他把这次事故比作贝鲁特的“广岛时刻”。

灾难发生不到两天,初步的调查结果已经浮出水面。民众和媒体发现,六年多来,东地中海数得上号的重要港口贝鲁特港竟运转于一颗巨大的定时炸弹之旁。这完全是一场本可避免的灾祸。追因溯源,一艘陈旧漏水的货船、一位付不起运费的老板、一群拿不到工资的船员和一部运转不畅的官僚机器,构成了悲剧故事的核心要素。

漏水货船和欠钱老板

专门记录轮船扣押信息的网站shiparrested.com显示,2013年9月23日,装有2750吨硝酸铵的货船Rhosus号悬挂着摩尔多瓦国旗,从高加索小国格鲁吉亚出发,准备经黑海、东地中海、苏伊士运河和红海,最终驶向非洲的莫桑比克。这是东南欧与东非之间的最短航线。

挂着摩尔多瓦国旗的Rhosus号实际上属于一位名叫伊戈尔·格里舒斯金的俄罗斯老板,他租下了船,雇佣了船长普罗科舍夫,船上还有多名来自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船员。Shiparrested.com上的文件显示,在两个月的航行后,Rhosus于2013年11月到达贝鲁特港口。

然而,Rhosus号货船出发时不仅不是齐装满员,反而面临内部分裂。据《纽约时报》8月5日报道,Rhosus号在到达贝鲁特以前就出现了漏水情况,为了不影响航行,需要船员不时将水抽走。船长普罗舍科夫是在土耳其才上的船。在他加入以前,Rhosus号上刚刚发生了一起没有成功的“哗变”,原因是一名船员不满工资被拖欠。船长回忆称,当时老板格里舒斯金接到的运单是将一批高纯度硝酸铵运到莫桑比克的贝拉港,作为报酬他收到了100万美金。

8月5日,为船员方代理案件的一家黎巴嫩律所发声明称,出钱买下这批硝酸铵的是莫桑比克国际银行,受益方为莫桑比克炸药制造公司。2013年,当Rhosus号位于土耳其附近海域时,人在塞浦路斯的格里舒斯金却打电话告知普罗科舍夫,称自己没钱缴纳通过苏伊士运河的费用。普罗科舍夫于是将船暂泊贝鲁特港,希望能在那儿接些小单赚现金,例如转运些重型机械。但是船员们很快发现,船龄已有三四十年的Rhosus号空间不足,放不下这些新货物,计划只好作罢。

随后登船的黎巴嫩官员发现,Rhosus号已经不具备继续航行的条件,又因为拖欠停泊费,于是就暂时将船扣下。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格里舒斯金甚至都没钱支付船员们的生活开销,为船只提供生活必需品的当地人拨打他的电话也一直无法接通。

英国《卫报》报道称,在这之后,格里舒斯金就“消失”了,不再接听电话,也不与港口方面商谈如何安置船员和货物。在2014年,Rhosus号上的船员还对媒体抱怨自己所处的境遇,他们的工资被拖欠了一年,感到被“抛弃”在贝鲁特。船长普罗科舍夫当年向俄国媒体写信,称自己和船员就像船上的“人质”,而这艘被贝鲁特港口当局扣住的船则是一颗“漂浮的炸弹”。在货物卸下后,多处漏水的Rhosus号最终的命运是被凿沉在港口附近。

Rhosus号被老板格里舒斯金抛弃后,船员和货物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六名船员当时离开了贝鲁特,但船长和来自乌克兰的三名船员们在船上呆了一年后才被允许离开。他们的律师称,Rhosus号的负债一直没解决,黎巴嫩的出入境管理部门不同意四人下船,因此他们为了生存受了很多罪。为早日脱困,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称船长“每日都向(俄罗斯总统)普京写信”。船员们还联系了俄罗斯驻黎巴嫩大使馆,但得到的唯一回复是:“难道你们想让普京总统下令派特种部队来救人吗?”

六封石沉大海的信

至于2750吨硝酸铵,港口当局似乎遗忘了它们的危险性。船长普罗科舍夫回忆称,除了忙于解决Rhosus号留下的债务问题,港口当局没有表现出对货物安置问题的兴趣。“他们只是想要追回我们欠的钱。”普罗科舍夫告诉《纽约时报》。

船员们委托的律所注意到了货物问题,并警告黎巴嫩当局称Rhosus号“随时可能沉没或爆炸”。但当局当时没有做出回应。2014年8月,贝鲁特的法院终于裁决同意让船员回家,这时格里舒斯金又短暂现身,为他们支付了去乌克兰的旅费。

CNN报道称,在这之后贝鲁特港口方控制了船只上的货物,将它们移入了码头上的12号库房。2750吨硝酸铵在里面一放就是六年。今年8月5日,黎巴嫩信息部长证实,早在2014年就已有政府公文提及在港口存放了一批“具有潜在危险性的材料”,因此政府一开始就知晓2700多吨硝酸铵的情况。

CNN掌握的一些当地法庭文件显示,黎巴嫩海关负责人巴德里·达合尔和他的前任曾数次请求法庭将这2750吨硝酸铵销售至海外,后来又提出卖给黎军方的主意,但法庭没有回应。达合尔8月5日称自己总共写了六封信件,但全部石沉大海。

同样是在8月5日,贝鲁特港口负责人哈桑·克雷特姆对当地媒体解释称,“我们将这些材料存放在12号库房,这与法庭的要求相符。我们当时知道材料具有危险性,但没想到这么厉害。”他表示,在迟迟得不到法庭和其他上级机构进一步指示的情况下,只好继续派人维护照看12号库房和里面的货物。事实上,直到爆炸的前一天,还有人到库房门口查看。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提到,曾有上级告知他将用拍卖的方式来解决硝酸铵的去向,但后来又没了下文。

另据路透社报道,一位与港口员工联系密切的消息人士透露,曾检查这批硝酸铵的工作人员六个月前也发出了警告,提醒当局一旦发生爆炸,整个贝鲁特可能以街区为单位被夷为平地,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目前对于到底是什么引发了几千吨硝酸铵的爆炸仍无定论。与这批货物有重大关联的港口负责人克雷特姆完全没有预料到有可能发生这种规模的爆炸。他已在这个岗位上干了17年,但他表示,刚听到爆炸声时,还以为这是“一场空袭”。他承认,自己“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引发了最初的爆炸。

黎方抓人追责

鉴于目前多家西方媒体均在报道中提及Rhosus号的俄罗斯背景,8月6日,代表俄罗斯海员利益的俄罗斯海员工会表示,将2750吨硝酸铵卸在港口仓库的船主和船员不应对事故负责,应该负责的是黎巴嫩港口官员。

俄方工会认为,船只被港口政府扣留,也就变为港口的财产,扣留船只的所有责任已经由港口承担。在此情况下,港口了解到货物的危险性,本应采取措施妥善保管。造成此结果,所有过失都归于港口当局。

目前,黎巴嫩军事司法机构已经逮捕了16名港口雇员,对18名港口和海关官员进行了问询。黎巴嫩国家检察官韦达特当天对贝鲁特港总经理库雷特姆、黎巴嫩海关关长达希尔等7人发出旅行禁令。贝鲁特港自2014年以来所有监管和守卫仓库的官员已被政府软禁。

在黎巴嫩国内对于追责的呼声越来越强烈之时,关于爆炸的猜测甚至谣言也在增多。8月6日,一段未经核实的视频开始在脸书、Instagram和youtoube等社交媒体上传播。与其他爆炸发生时的视频都不同,该视频显示,一枚以45度角凌空飞来的导弹击中了港口库房,随后引发大爆炸。这立即引发大量网民在社交媒体上转发。但CNN随后报道辟谣称,有人后期处理了CNN记者和其它爆炸目击者拍摄的事发视频,添加了疑似导弹的飞行物体。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